热点问答:美国联邦政府缘何总闹“关门危机”

美国联邦政府本财年即将于9月30日结束。随着、共和两党围绕新财年联邦预算案的争斗陷入僵局,联邦政府因资金耗尽而“关门”的风险又在上升。如果两党不能在最后几天达成协议,美国联邦政府即将陷入历史上第22次“停摆”的窘境。

美国联邦政府通常需要国会按照财政年度拨款维持运转。本财年即将于9月30日结束,而现有资金只能支持联邦政府运转到9月30日,如果两党不能就新财年预算案或临时拨款法案达成一致,从10月1日起,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就将关闭。

这是6月7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拍摄的烟尘笼罩下的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和国会。(新华社发,亚伦摄)

联邦政府通常会暂时关闭非核心部门。除了政府最重要的工作人员外,所有人都将休假,据估计全国范围内可能多达80万人。不过,军队、边防、消防、公共安全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邮局继续开门,照常执勤。

根据应急计划,机场安检人员和空中交通管制人员将被要求继续工作,但人员短缺问题可能凸显。美国交通部长皮特·布蒂吉格表示,在政府关门的情况下,空中交通管制员的短缺可能会变得更严重。白宫也表示,航空旅客可能会看到全国各地机场出现严重延误,等待时间更长。

白宫还表示,环境保护局将停止对危险废物场、饮用水和化学设施进行的大部分检查,这可能导致饮用水安全面临风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也可能推迟对全国各地各种食品进行的安全检查。

美国联邦政府因两党博弈而关门在历史上并不少见。最近一次、也是历时最长的一次发生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党反对为时任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美墨边境墙项目拨款,两党在移民问题上争斗不休,导致政府关门五周。2013年,奥巴马政府期间,一些保守派共和党议员阻挠奥巴马医改法案实施,导致政府关门16天。

近年来,随着美国极化加剧,国会反对党议员通常会使出浑身解数,与总统和执政党在重大议题上激烈斗争。

目前,美国总统拜登所在的党以微弱优势掌控参议院,共和党则在去年中期选举后赢得众议院的控制权,这让拜登的立法进程阻力重重,从今年上半年两党围绕债务上限的“极限博弈”可见一斑。

眼下,美国两党正围绕新财年拨款案进行新一轮争斗,双方仍存明显分歧。众议院共和党人日前推出了一项短期拨款议案,该方案将削减8%的联邦机构开支,还将加强移民限制措施。但该议案已遭到共和党内部反对,也不太可能赢得党人的支持。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党人舒默正在加大力度向众议院共和党人施压,要求众议院议长麦卡锡通过一项临时拨款法案,以避免政府关门。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表示,“麦卡锡已经决定让政府关门了”。而麦卡锡则对共和党内部保守派势力表示失望,称一些人“只是想把整个地方烧了”。

随着新财年临近,两党化解僵局所剩时间越来越少,外界对于美国政府再次关门的担忧加剧。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25日警告,如果美国政府关门,美国信用评级可能受到负面影响,这将凸显“美国的机构和治理能力存在弱点”。

9月22日,在美国密歇根州贝尔维尔通用汽车部件厂外,车企工人参与。(新华社发,瓦尔·沃勒摄)

政府短期关门对美国经济影响或将有限,但如果两党僵局持续较长时间,政府关门的影响将会凸显。一方面,被强制休假的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可能会减少支出,从而拖累消费增长;另一方面,政府也会暂时减少购买商品和服务。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在被问及可能影响美国经济的因素时,把政府关门与汽车工人、长期利率上升、油价冲击等一同列入其中。他表示,美国经济“确实面临着一系列风险”。

《华尔街日报》报道认为,美国经济现在面临着一系列可能引发更多动荡的危险。单一因素或不会造成太大伤害,但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可能更具破坏性,尤其是在经济面临高利率影响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