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有哪些冷门但有特色的旅游地点?

意达维旅游攻略网

》这篇3000赞回答里我也说过,缅甸是东南亚诸国里我最喜爱的国家,没有之一。由于历史原因,缅甸是东南亚国家中

蒲甘是缅甸的古城,如今有2000多座佛塔林立在该处,其“出门见佛塔,步步遇菩萨”的景观,使其成为外国人来缅甸的最主要目的地。

前一篇缅甸行讲缅甸最大的城市仰光,而仰光之外,在缅甸另一个目的地的选择上,我犹豫了许久,是去曼德勒还是蒲甘?最后我选择了后者。既然世界著名的攻略书《lonely planet》封面上印着这张照片,我何不去看看呢?而在这里的三天,我收获了人生最难忘的日落与最刺激的黑夜骑行。

从仰光到蒲甘,路程只有一小时,而来回各花了100美元,超过我从上海来缅甸的长途机票费用。这是非常稳定的价格,每个外国人都不可能拿到更便宜的机票。分析原因,在贫穷的国家,一些设施与消费是绝大部分本国人终其一生都难有机会去参与的,比如飞机,而这些国家的富人寡头身家,又不输一般国家的有钱人。这种现象在很多贫富差距巨大的国家都能观察到,比如新德里和马尼拉的商业中心,相同餐馆和酒店的消费比上海还要高。

当然,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大部分人会选择从仰光坐夜大巴到蒲甘,费用是飞机的八分之一,还能省一晚住宿。不过由于我拮据的时间,只能选择用钱来换时间了。

仰光的国内线航站楼很有意思,本国的几个航空公司柜台像小卖部一样一字排开,柜台后面摆着小桌子,乘客可以去后面询问和购买机票。

飞机在滑行起飞时,一个穿着机场的工作人员牵着他的儿子站在外面看着我们,脸上涂着“特纳卡”的可爱男孩不停地向我们挥手告别,直到飞机起飞,消失在视野。

这个飞机是螺旋桨小飞机,机舱要比普通的飞机袖珍很多,而且竟然是坐满就飞的,我的航班是早上9点半,但8点50人员已经到齐,所以就提前开了(一般来讲,飞机只有晚飞,没有早飞。。)

而取行李的方式也很有意思,因为蒲甘机场没有传送带,所以到达机场后,有行李的人是需要走到飞机后面,由工作人员把托运的行李从飞机上搬下来,然后直接认领的。多么原始纯朴的流程阿。。!!

6月是缅甸的雨季,来蒲甘后一直下雨。我从酒店租来电机车,在泥泞的土路上行驶,对照着google earth,一座座地寻找这些千年前的佛塔。

其实蒲甘的佛塔呢,虽然数量很多,但里面挺大同小异,再加上进去要赤脚,而我穿着袜子运动鞋,每次穿脱很不方便。所以在进了三四个庙之后,后面的佛塔我都是路过一游,没有进去……

在每座稍微热门的塔旁边,都有很多小贩来推销商品。在开始几次进佛塔前,我下车会带上安全帽和雨伞,后来有人提醒,就放在机车上是没人拿的。后来我就照做了,每次回来都看到物品安静的在原地。被这种很穷但不偷的民风所感动!!

这一天我来到看日落最出名的Shinbinthalyaung塔,这里游客很多,有些拥挤。太阳日复一日的升起与落下,在海边,在高山,在平原,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人趋之若鹜,去感受造物主这神奇的力量。

国外背包客网站称蒲甘是亚洲探险的“终极目的地”,我虽不以为然,但真正登高看到日落下的万塔,还是觉得震撼非常!

说到蒲甘,得讲讲蒲甘王朝,蒲甘王朝是东南亚的一个古国。十一世纪初,国王阿奴律陀率兵征服周围部落,在蒲甘建立了缅甸历史上第一个包括缅、掸、孟等民族的统一的封建王朝。阿奴律陀国王是虔诚的佛,从其在位依始,历代国王在蒲甘大兴土木,营建大量佛塔、佛寺。直至1287年被元朝之前,蒲甘王朝在200多年间建造1.3万多座佛塔,也有的说在蒲甘方圆数十公里范围内建了444万余座,使蒲甘享有“四百万宝塔之城”的称号。在十三世纪蒙古人入侵后,王朝迅速衰落下去。近千年来,由于缅甸中心南移,数次战争的摧毁以及19世纪英国人的侵入,蒲甘的佛塔遭到严重破坏,有的倾塌,有的毁坏,到最近的普查统计,结果尚存2217座。

其中,娘乌镇离机场最近,成了背包客聚居地,有比较多的餐馆,廉价旅店等游客配套服务,是地区最热闹的地方,虽然也就是个村儿;

老蒲甘是蒲甘核心,当地政府考虑古城保护,早些年将居民全部迁出到新蒲甘,大型高档的酒店、度假村大多都在老蒲甘,离各座佛塔的距离也最近。

新蒲甘是老蒲甘迁出新建的居民生活区,也是一个游客中心,比较多中档旅馆,这里也能看到最多本地人的生活状态;

在蒲甘住的酒店略奢侈,我选择的是老蒲甘的Bagan Thande Hotel,看中的是它的无敌日落江景,而且酒店在老蒲甘核心区,离主要佛塔都很近。

这个酒店颇有来头,酒店的门口有一座木质的两层小楼,上面的铭牌写着这是为英国的威尔士王子1922年来访蒲甘所建,而这位王子就是后来的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就是那位著名的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圣国王。

在临江的露天的酒店餐厅吃早饭,看着密集的松鼠们在过道上跳跃穿行,虽然没有阳光,但当时的感受是心花怒放的。

最后一天我找的看日落的塔叫Bulethi,是孤单星球上推荐的地点。这是一个冷门的佛塔,这里的人远比昨天的少,也更加危险和刺激——这座塔没有栏杆,塔顶路面狭窄,地面还是往外侧向下倾斜的,如果稍不留神,很有可能会掉落下去。来这里全是西方年轻人,他们在塔顶睡成一圈,发呆,放空眺望远方,等待太阳下山。

我盘腿望着天空,和这些陌生人一起,在这里发呆了两个小时。对面塔上也坐着一些人,他们时不时会朝我们这边吹吹口哨。

太习惯于城市的灯光和星空,有多少年没有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户外环境中了?直到蒲甘最后的这个晚上,我骑着机车,在没有路灯,没有一个人、一辆车的蒲甘农村土路上,骑行7公里回酒店时,偶尔往车后身回了一次头,眼前的绝对漆黑震撼了我。回到酒店,很久没有缓过神来。

在这一段纯粹漆黑的骑行夜晚,关掉车灯仿佛关掉了整个世界。我把速度加到了最大,在黑暗中风驰电掣的感觉,好到爆炸。

再见了,蒲甘。我会怀念这里的落日与星空。在那个无人的晚上,我骑着机车穿行在千座佛塔之间。黑暗里的风驰电掣,给了我极致的快感与自由。